多多的部落格

生日以及老编播室的告别

2008/12/11 - - 10 条回复

        虽然晚餐只吃了一碗大面条,虽然正赶上岗位双选日搞得心里慌慌的,但是还是在中午吃到了生日蛋糕。插着19岁的蜡烛,默默地许愿,希望自己真的能像过去很多时候说的那样:永远19岁,永远没烦恼。~ 感谢小邱、小郁和冻冻~~

 

 

我的头比张卫健大不少~

孟瑶本人还是挺美的

    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情,比如有那么几周很喝了几次酒,还是没有写出梗概。再比如办公室大调动,我也被调岗到了楼上编播部,与新的同事在新的办公室里面作之前没接触过的工作。每天看看电视剧,采集点素材,做做宣传片,仿佛回到了自己某个十分着迷技术的年代里每天做的事情,日子也倒还不赖。

    周末,黄和东东同时来南京出差,本科时期黄金五人组的三人没想到可以聚齐在秦淮河畔。给另外两个人打电话,望着李香君的故居,听听琵琶声,聊聊过去的事情,感慨青春易逝,年华如水啊。大家似乎都不如意,各有各的烦恼。周日去了玄武湖,比想象中的大很多,却游人稀少,有种90年代初的城市公园的感觉,居然还有仙姑的巨型石雕,很古典很美好~~

    南京阴雨的时候常常伴着大雾,之前很多天的清晨和黄昏都是烟雨蒙蒙,这是我在武汉没有见过的江南风景。天气渐渐冷了,有时候会被冻醒,加了一层被子,希望可以熬过寒冬。

看了一天郎咸平的讲座啊

2008/10/26 - - 6 条回复

说的还挺好的,把那个烟台的讲演稿的最后回答高二学生提问的段落引用一下吧。

http://view.news.qq.com/a/20081023/000080.htm
……
最后发现今年培养出580万大专生,大部分找不到事。为什么?我有孙子了,我很关心这个事,我告诉你原因,那就是因为,真正需要大学生的是整条产业链中的“六”制造业这个“一”是不需要大学生的。理解了吗?那么你们问我了,难道搞教改的人不知道吗?我告诉你他就是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美国多学生比例这么高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掌控着整个产业链的“六”,而我们掌控的是“一”,制造业本身不太需要大学生,因此烟台很多的工厂从董事长到保安没有一个大学生,有些工厂不是所有的啊,因为制造业不需要大学生,产品设计、零售规划、仓储物流这个需要大学生,可是我们都不掌控。都由谁掌控呢?由欧美各国掌控着。

这样一来的话,你会知道为什么中国长此下去会成为最贫穷的国家,因为我们掌控了价值链中最不重要的一个环节,因为掌控了6+1之后的“1”之后,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给你们一个最差的自然资源,挖光、用光的自然环境以及剥削的劳工给你们了,我们这一代是最对不起下一代了。这是我为什么站起来回答你的问题。

备份。cherryWR的。

2008/10/25 - - 4 条回复

10月25日
生活格局
有没有一瞬间, 信念瞬间崩坍,然后觉得一夜间顿是成熟

又有没有一瞬间,突然泪流满面,觉得说自己宁愿永远当一个孩子。

昨天,多多居然给我电话的,都不记得上次见面是1年前还是2年前。啊,我记起来了,一年前,我们旅游回程,车路过本溪的时候,我给他打过电话本来想见一面的,但是终究也没如愿。

多多说你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坐标,没有你的日子百无聊赖的。想起来大学时候,第一次认识多多,是帮思思同学拍一部小短片,其实最后是多多同学导演加摄像。至今那片子我都不知道扔哪里去了。但当时我就认定多多这孩子聪明的,以后必然发达。 多多说我是最后一个鼓励他的人.

然后,就有我们经常混迹于一起的日子。他说认识我的时候是我人生最美的时候。曾经的湖滨学派,我们在食堂里谈论未来,他说伊壁鸠鲁说过,Carpe Diem,要即时行乐的。

多多说,我曾经跟他说过:我不相信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但我们俩之间显然还是有的。

    “我们都老了,许巍的歌声却还是那样。”她说,“《爱如少年》,那些曾经听许巍的少年,你们现在在哪里 ?”

     正如南京没有周黑鸦、仟吉西饼,南京的烧烤摊也永远少一样经典的串式:肉筋。初尝肉筋是在武大、华师之间那条经典的广八路烧烤摊上 ,关于广八路,那就有太多说不完的情绪了。可是阿龙烧烤,确是很纯粹的怀念。因为那里不仅肉筋好吃,鸡翅也是一绝。

     77最初发现阿龙烧烤的时候让我们实在有一种相遇太晚的感觉,即便每天晚上都爬出来吃肉,77他们还在1个月后离开了武汉,也同时带走了众人的喧嚣,烟酒、麻将,以及一个现在还在诅咒我的袅袅女子。
    后来,秋天就到了。我说秋风秋雨,需要相互取暖,于是在去年10月的某天深夜,我带着她来到了阿龙烧烤。几十串肉筋,2个鸡翅,若干茄子等等,有时候还有三两瓶啤酒。最初几次她吃的很凶,后来她说要减肥,于是我吃,她讲故事。大概讲了很多故事,很多时候我分不清那是她的过往,还是她杜撰的奇遇。那时候觉得很幸福,美味佳人。从阿龙烧烤出来的时候通常都凌晨1-2点了,我们会牵着手走过长长的八一路,穿越桂圆操场,路过11教以及旁边的恋爱路。我送她回寝室,有时候却舍不得她离开,有那么几次,我们拥抱到天明,或许,只有一次。
    日子就那么过着,我和她有甜蜜也有很多争吵,但是在阿龙烧烤里面的时候,我们都是快乐的。11月底的时候,77回来过几趟,于是阿龙烧烤又迎来了他的老顾客,跟着77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永远阳光的笑着的女孩。对,就是传说中的四人约会,经典的搭配。那两个女人经常对墙做着抓狂状,嘲笑我和77是无聊文科男。
    她后来告诉我,她最初特别不喜欢吃油腻的烧烤,可是随着我慢慢的就吃习惯了。随着我习惯的大概还有糖醋里脊、酱香花茄子等等之类的事物,美味就像她这样的美女一样让人无法拒绝
     一年过去了,再回武汉的时候,阿龙烧烤居然已经拆掉了。我心凄凄啊,可是往事如何能忘呢。

东风小康奔小康

2008/10/23 - - 1 条回复

这是青春最后一次的激情爆发。

如果这都不行,

我就只能沉寂下来做个俗人了,唉。

“哎呀嘿~”

2008/09/14 - - 7 条回复

 

    之前听人说起电视台里面喜欢把“男人当牲口”用的时候,还都只是笑笑。可是,这一周的“搬运工”体验还真是让人深刻体会到其中含意啊。
    周一我们搬了300箱即将过期的“呦呦奶茶”,不过既然是发给我们的福利,也就没啥可抱怨的。 但昨夜,我们来到荒郊野外,从19:00到第二天凌晨3点,搬运完了那装满了一辆整整50米长的卡车、据说价值“百万”的道具时,真是精神崩溃体力透支啊。还好我们可以苦中作乐,还好我们把奶茶、矿泉水当酒喝来麻痹自己的神经。还好有一群专业民工陪伴着我们,他们教会了我们一首劳动号子:哎呀嘿~ 我和搞大威猛的康康坐在“野外”的乱草丛间精神失控的狂笑,发现中秋前的月色被乌云罩着,有点狰狞,有点疯狂。
   同事说,如今想来那一幕仿佛一场噩梦。我想,至少也是难得的人生经历吧。

明天就要开机~~

2008/08/16 - - 13 条回复

    明天,是我正式上班一个半月,我的首部片子就要开机。心里难免有点慌张,担心演员、担心服装、担心天气。但是明天还是要来到的,明天还是要早起,预祝自己一切顺利吧~~

Forever YOUNG!

2008/07/27 - - 3 条回复

家人来电话的时候,手机的铃声还是那首《forever young》。 

    转眼来南京已经一个月了,梗概通过也有一个星期了。虽然分场剧本还是难产,但是生活似乎步入正轨。可是亲切感还是很难培养,总是在随口之间把南京叫成了武汉。站在新街口的十字路口,有种很强的疏离感,猜想如果当时是在街道口,我会是怎养的潇洒和老辣~

    一个月来,这算是第一个不忙碌的周末。可以睡到自然醒,其实也不过9-10点。晚饭的时候打算一个人去看《全民超人》,可是没想到我5点到新街口国际影城的时候9点的票都已经售罄。无奈一个人步行回来,路过丹凤街,夜市已经摆了出来。想到下周又要去拓展,就买了两条大裤衩,很便宜,很好玩,还顺便买了一个便携式led手电筒,我住的地方楼道里没有感应灯,晚上一个人回来还是有点怯怯的。上面的图片有点跑焦,我的房间里光线不算好,还好我在家也不看书,嘿嘿。

    夜市里还有各种老式的游艺设备,站在街口看着几个小男孩小女孩比赛打气枪打气球。我看的很认真,要不是那时恰好肚子痛了,不知道自己要站在那多久。怎么说呢,还是那句老话,夜色如水吧~~

金陵一周

2008/07/15 - - 6 条回复

    来南京有一个星期了,很累。房子找好了,新电脑买了,厨房里还有点脏,偶尔有蟑螂和小虫子爬过。网络还是没有接好,故事梗概依然没有通过,住在玄武门的旁边,还没有抽出时间去看一下玄武湖。

    上个周末去茅山拓展,4米的高墙,160斤的我居然翻过去了。不过两天的野外生活,让我满腿都是蚊子包。今天开始打卡了,今天开始发饭票了,工资还是遥遥无期。7:30起床,过了23点就困的不行,几天而已,在大学坚持了6年的日夜颠倒的作息习惯已经被我忘在九霄云外。可是每周大大小小的梗概会,让我有种恍惚依然在上大学的感觉。每次会议都像是一节剧本创作研讨课,只是老师更严厉了一些,只是作业完成的难度大了点。

    压力还是不小的,心情还是有点郁郁的。多种原因、多个方面,还是没找到自己生活的重心。瞥见北岛的诗,《白日梦》,看不懂,感觉不错。

多多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