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的部落格

咔咔和小熊

2009/03/08 - - 9 条回复
咔咔和小熊

    从xici“泰迪贵宾”版聚回来,在大巴车上睡得昏昏沉沉,恍惚中想起5-6年前的事情。那时候在东湖边遛弯,每次遇到宠物狗,我都会下意识的躲到某人后边,因此遭到不少女生的鄙视,如今想来,却觉得单纯的可爱。最近一直在抽黄鹤楼,南京18武汉好像是16,学生时代觉得好奢侈。那时候买的最多的是6.5的红金龙,咬咬牙最多也就9.5的软包红金龙。周末错过了在宝来纳的聚会,没吃到德国烤猪肉,却唤起了三亚的海边紫色的黄昏的意像。心情起起伏伏,状态好好坏坏,去先锋书店买了一些书,却始终都没有机会把前言看完。从沪宁高速旁边驶过,发现这仍然是一座如此陌生的城市,心也离得遥遥无期,怀念风光村楼下买豆腐脑油条的大爷大娘,他们每天早上欢声笑语打打骂骂的表情竟仍然是我至今最羡慕的幸福。

难得的周末

2009/02/22 - - 1 条回复

难得的周末,却没有难得的好天气。
很多计划都搁浅了。

昨晚去吃了久违的烧烤,看到了小小的可爱的泰迪咔咔。

孤单倒是孤单,但是日子总要过下去。元宵节是没人陪我吃汤圆啦,我就在前一天折腾下。

09年春节,家。

2009/02/02 - - 2 条回复

 今年爸爸搞得彩灯色调好冷,就象我此刻的心境啊~~

 

假花假花 和 天花板

奶奶家的小区 静悄悄

零食明显不足

奶奶70多岁了

饺子饺子

飞机落地,北国冰封

2009/01/25 - - 5 条回复


        说北国冰封实在有点矫情,因为要不是昨天在外面搓澡回来发现自己的头发都冻成了冰,我是实在感觉不到一点东北的寒冷的。不过心里倒是蛮凄凉的,以前无论火车到站还是飞机落地,总之在沈本高速上面我总会向某人汇报我到家了,之前六年一直这样,而如今,却突然没了这样的人,无措啊。昨天上午居然还在开会,下午匆匆忙忙的买衣服买鞋,然后就去赶飞机,发觉自己无论之前计划的多么周详,在最后赶飞机赶火车的时刻总会上演生死时速,之前六年也一直这样。

        总台的大厅里面也挂满了气球,很温馨啊,想和mv合照未遂,就自己来po一张啦。哎,去奶奶家过年啦,突然不知道写什么了。

Picture of NOTHING.

2009/01/19 - - 3 条回复

You know, I used to smile every time that my eyes found the pictures of both of us hugged beside Mulan Heavenly Pool ,
but the way that you talk about him makes me feel sick.

I know that they’re right, but you’re hard to erase and each day is an hourglass floating in space.

        三个通宵之后,才换来了一个休息日。凌晨5点睡去,下午3点起床,让我想起了08年春夏之交的那些昼夜颠倒的日子。今天是北方的小年,爸爸很早就发来了消息,记得以往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坐在家里的电视机前,看新闻播报春节的种种。东东明天就走了,这是他在南京的最后一夜,我们一起去了东北饺子馆。他一直说南京好,是他这几年工作过的城市中最美好的一座,远远超过了我们曾经一起怀念过的江城,而我却始终忘不了粤汉码头的大钟以及胭脂路的教堂。他中了单位抽奖的四等奖,我却什么都没有,无数个加班的日夜让我习惯了在18楼休息室一个人吸烟看风景,和保安老大爷聊聊八卦。东东说生活很烦,没有目标,一切都太遥远,我却笑着羡慕他年后就可以去越南花几千元买个新娘了。

      不知怎么的,这几天天气回暖,有时候下午从家里出来,可以嗅到一股童年街角小巷子的味道。很多人看到我的签名档后都在和我淡淡的抱怨自己没有童年,而我的童年其实也是印象模糊,奶奶家楼下那大片的院子如今早已变成了停车场,神秘的鹅卵石厂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每天被工作填的很满,却还是孤孤单单,一起加班的同事请我去楼下喝锅粥,与店里的老板侃侃粤式鱿鱼的与众不同竟也让我有些感动。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在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人气还挺旺,有好心的情侣劝我不要买金锐,说口味不好。

男人KTV

2009/01/04 - - 8 条回复

很凄凉啊。

今天同步了一下手机,翻出一些近期用手机拍摄的照片,算是对2008做一个小总结。

 

新大楼的吸烟室望出去。

20081226157

《陪我看电视》叶童老的让人认不出来了。
20081204132

通宵加班留念
20081229160

哈哈,出演日本皇军
20081217145

平安夜梁静茹的演唱会,不是手机拍的,别人相机里面的,觉得很美好。
DSC0138

25岁的最初半个月。

2008/12/29 - - 6 条回复

       这是我家里餐桌的照片,已经有很久没有收拾过了。原因很多,也许是怀念,也许是懒惰,也许是忙碌。这照片,隐约的记录了最近那么多故事。

       至于怀念的事情,我不知道如何说起,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人看到。以前他们常说: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快了。也许是因为还没来得及收拾时就开始大落,所以,更不舍得收拾。但无论如何,那个幽暗而惊艳的影像还一直印在我的脑子里,那些丝丝点点的温馨还是回味深远,这一切,把我从过去的某种泥淖之中拯救出来。不过也许拯救这个词并不合适,拉扯出来更好吧,因为出了泥淖,前面就立刻呈现出一片沼泽,只是这次要单纯的多。也许生活,不过如此。喜欢刘永隆的那个签名:不过如此风流。

  在大明星的工作,忙碌和喧闹。录了几次棚,剪片子通宵了几夜,没什么太多的调整时间,总是不断的一轮又一轮的战斗。周末的概念开始模糊,元旦也不再期盼放假,生活充实的一塌糊涂,讨论感情更是没有时间,所以,便不由自主的向大龄单身男青年滑去了。错过了相亲大会,不过还好有女神般的美女陪我看《非常勿扰》。影院里燥热的一米,午夜的北京西路没能留下什么身影。

  又出演了几次小配角,自毁形象的角色,据说好评如潮,我的剧照还上了广告中心的数据报告。

  元旦不会放假的,按照工作日程,那天我应该会通宵写剧本。圣诞却早已过去了,平安夜看了一场梁静茹的演唱会,超级vip的票,内场第三排的中央。也许因为南京奥体实在离城区太远,那晚并不热闹,小迷了一下路,午夜的地铁,三两成对的同事们,出租车快速到家,像小时候练习书法时的一个重重的酝酿良久的顿点。

  还发生了点什么呢,记忆开始衰退,留点残念吧,生活总有那么多死角,所以小强们顽强的和我们来到了新大楼新的办公桌。

多多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