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的部落格

仪式之舞到形式之舞

2007/03/15 - - 6 条回复

    查寻宗教的定义就像找寻艺术的定义一样,越查越纷杂。马克思认为“宗教是这个世界的总理论”,贝格尔指出“宗教是人建立神圣世界的活动”,而海勒尔则表示“宗教是与神圣的交往”,但是无论多么纷杂,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宗教是一种人类把握世界的方式,是以一种形象化的感性化的思维方式来把握世界的。类似的,艺术同样也是人类以形象化的方式来把握把握世界的一种手段。因此,正是由于“宗教和文学艺术的同源性既由于宗教和文学艺术把握世界的方式的一致性或相似性的缘故”①,宗教和艺术的关系非常特殊,尤其密切。
   在原始时代,原始部落的人们给一切不可理解的现象都加上了神灵的色彩,一切生产活动也都与原始崇拜仪式联系在一起,如狩猎前的巫术仪式、春播仪式等等。在那个神灵无所不再的时代,原始部落并不认为诗歌、舞蹈、音乐、绘画是宗教之外的另一种活动,而是和宗教融为一体的。比如诗歌,原始诗歌《礼记.郊特性》中所载的《腊辞》:“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就是在施行生产巫术仪式时的唱词,表达的是以巫术控制自然的愿望。在人类的原始阶段,宗教的表达方式脱离不了艺术,而艺术也以各种方式融入宗教活动。黑格尔指出:“意识的感性形式对于人类是最早的,所以较早阶段的宗教是一种艺术及其感性表现的宗教”。
   但是,当人为宗教取代原始宗教之后,艺术便逐渐独立于宗教。一方面是因为人们脱离了野性思维的阶段,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社会劳动分工的细化。但是这一切之所谓成为可能,宗教给艺术脱离自己的机会,归根到一点,是宗教世俗化的结果。彼得.贝格尔在其《神圣的帷幕》一书中指出:世俗化意指这样一种过程,通过这种过程,社会和文化的一些部分摆脱了宗教制度和宗教象征的控制”②,正式因为这种宗教去魅的世俗话过程,艺术才有可能“逃出”宗教的控制,而逐渐成为一种独立的活动。而这种独立的过程是在人为宗教一开始产生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的,“世俗化的根子可以在古代以色列教最早的源泉中发现。”③贝格尔通过对旧约的研究,论证了宗教的世俗化是从人为宗教一开使创立的时候就发生了的,也因此,艺术便在人为宗教的初创阶段注定了自己独立的命运。

   在各种艺术形式中,舞蹈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现代芭蕾的代表人物,法国芭蕾编导莫里斯.贝雅在他的《变舞为自己生命的涵义》一文中说:“我把舞蹈当作眼熟的东西对待,是因为我坚信,舞蹈是一种起源于宗教的现象。”因此,我们通过对舞蹈的考察,可以清晰的看出世俗化如何是艺术脱离宗教的巫魅而独立出来。
    在原始阶段,舞蹈全身灌注着宗教的信仰。人类在狂舞时,会打碎尘俗的锁链,架通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的桥梁,进入鬼神的领域。“谁理解舞蹈的魔力,谁就与上帝同在。”波斯的苦行僧、诗人鲁米激动的高喊着这句话。的确,像宗教的无所不再一样,也没有任何场合离得开舞蹈。生育、割礼、少女献身祭神、婚丧、播种、收割等等……
随着人为宗教的出现,宗教世俗化的进程开始,巫魅的魔力退却,舞蹈的信仰也从外到内的被动摇了。无论是天梯型舞蹈还是生殖舞蹈,无论是形象性舞蹈还是非形象型舞蹈,无论是舞者还是观舞者,都愈来愈远离这些舞蹈的原处信仰了。当麦当娜在其巡回演唱会上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作为舞蹈表演的手段时,足以说明神已经失去了其主要的威严,甚至沦为一种娱乐的手段。
舞蹈的从宗教的世俗化中独立出来表现在舞蹈越来越寻求实用,甚至化为娱乐。 当然作为原始宗教一部份的仪式舞蹈也有其实用的方面,但是这种实用的方面更多的体现在精神上的实用,是表达一种对神的敬畏。而随着世俗化的发展,这种实用的意味更多的落实在现实生活中。花鼓灯中的“岔伞”,其造型与寓意都与迎神赛会的“神伞”有关,是一中原始宗教的图腾崇拜,但是随着发展,人们几乎忘记了其原出的信仰,而更多的是把其作为一种展示自己,交友,健身的共用。如果说,其还有宗教的痕迹,大抵是舞者在舞时,会有祈求风调雨顺的意念,但是这种意念已经不是深深的对神的敬畏,而更多的成为了一种娱乐。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无论是自娱还是娱人,其转化方式是沿着“娱神”>“神人相娱>娱人的递降排列而下的,舞蹈的宗教性顺次将为舞者和观舞者的娱乐。当原始人类把图腾做成面具戴在头上舞蹈的时候,他们心中充满对神灵的敬畏,而现代人同样还是使用面具,却更多的成为一种娱乐的刺激,甚至在夜总会中出现的“兔女郎”装扮,完全成为一种感官娱乐的辅助工具。
 

 至此,我想提取两个关键词:“仪式”“形式”。从“仪式”到“形式”这样一种行进的趋势,比较恰当的说明了艺术是如何在宗教的世俗化趋势中独立分离出来的。在原始先民那里,艺术并不是一种娱乐活动,而是一种与神相联系的图腾祭祀与崇拜活动,有时还带有交感作用的巫术性质。是原始部落成员的集体行为,一种共同的创造。可以说,如果说原始社会存在艺术,那就一定只是宗教的仪式活动。而在现代艺术中,“形式”在一定成都上有艺术之所以为艺术的本体意义。英国美学家贝尔说:艺术是有意味的形式。
 我们比较“仪式”“形式”这两个概念后,可以发现,仪式比形式具有更具体的内涵,形式比仪式有更广阔的外延。可以说仪式是具有规定的意义加上形式所得,而这个意义是在“仪式”中更重要的主要方面。在原始人类那里,这个意义也是被规定的,就是要表达宗教信仰。而现代独立出来的艺术用“形式”这个词来说明,并不是说艺术就是空洞的形式而不要意义,而是指在同样一个意义加上形式的表达式里,“形式”具有更优先的地位。而在艺术中的意义是没有特殊的规定的,可以是宗教的,当然更可以是其他什么的,甚至就是完全意义为空。我们用这样两个表达式来直观比较:

 原始宗教艺术就是“仪式”= 宗教信仰的意义 + 一定的形式
 现代艺术                = 任何的意义     + 一定的形式

两者相减,于是我们清除的看到,宗教的去留就成了从“仪式”向“形式”转变的最重要的一环,而在从仪式的原始宗教到形式的现代独立艺术之间起作用的,就是世俗化的进程,把“仪式”中的“宗教意义“给不断的取消掉,于是独立的“形式”的艺术便因此而产生了。

 

参考文献:
《神圣的帷幕》          彼得.贝格尔
《宗教概论》            段德智
《宗教文艺与审美创造》  蒋述卓

                                                                                                                            李雪琛【多多】 2007.3

倒踢紫金冠

2006/03/10 - - 15 条回复

这几天应该算是上大学以来最辛苦的日子。
其实是很有兴致的去参加表演系的专业加试工作的,可是,没想到工作量之大令我的小身板实在吃不消。
每天早六点到晚十点,身心俱疲,可恨的是我的体重居然还没有下降,难道是因为每顿10元标准的盒饭太丰盛了么?
本意是打算去看看美女的,色心不死。可惜一直在舞蹈考场,距离有些远,缺少直接的交流,而且我右眼看取景器左眼看现实空间,两个焦距不同,最终也导致我终究什么也没看到,模模糊糊,遗憾。[confused]

不过,还是有糖吃的,因为有补助阿,每天20元呢。而且还省了5天的饭钱,对于处于被“剥削”的弹尽粮绝的这一时期的我来说,火中送碳阿。[razz]

看到了传说中的大象的大傻,比预想中的人要好很多,很真实的一个男子,很像一个大学生,突然觉得自己蛮奇怪。大象应该会幸福了,希望这样吧,sb some space for sb;

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