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的部落格

缅怀,或者辜负

2014/11/23 - - 1 条回复

终于在电脑里面翻到了这篇文档,事隔那么久才看到,也算字字锥骨。 是该当作一种缅怀,还是一种辜负……
IMG_20140613_185843

——–我是华丽的分界线———–

写给跋涉在创业长征中的革命伙伴——多多小肥侠

留着到肩就戛然而止的长发的胖胖的多总在某次“争吵中”怒不可遏地对我说:“你为什么就不给我写点什么东西。”然后我就被他怒不可遏的气场给吓到了。因为在我的眼里,多总是个极度温柔敦厚的人,一般的小问题入不了他的眼,撑不破他的宰相肚。我觉得唯一的原因就是他觉得我不待见他,正如我不待见很多浮躁自以为是自欺欺人的男士一样。我不止一次地和多总阐明,本宫极度爱惜自己的文字,就像爱惜着自己洁白的大腿,不准它被风吹被雨淋,不准它过分曝光在人们的觥筹交错的口水中。但是这一次为了鼓励80后创业好青年,我决定破例为他写一篇倾慕之文字。

多总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艺术学系,然后凭借天资聪颖考取了哲学系的研究生,成为据他说在哈佛做过学问的某知名导师的闭门大弟子,风流倜傥地在珞珈山边东湖畔度过了他人生最美好的六年。也许是在南京的生活一波三折,多总每每回顾起校园往事,眼里总是泛着明亮的光,讲到精彩之处,眉飞色舞,连带着他飘逸的长发在风中飘扬。估计多总也意识到他最美丽的时刻即是此般回述,所以就煞有介事地抓取了这个镜头,安排给一个会图像设计的盆友,就这样成就了他微博微信QQ上的经典头像:那一抹飘逸的发。每当我看到这个头像总是在暗叹:这世界上居然有人这么清楚自己的定位。不仅是头像,多总为了凸显自己的学术身份,不只一次和我兜售武汉大学的悠久历史以及学术名人,开头无非是“你知道吗?XX曾经是武汉大学的XX? 你知道吗?XX制度规范风范等等就是从武汉大学开创的;你知道吗?”一开始我还陶醉于他的自我陶醉中,觉得武汉大学居然有这么好,为什么当时我就不知道呢?后来听多了,就忍不住“讥讽”他:“你看看人家校友不是捐个几千万就是学术上大有成就被载入史册,你呢,什么时候也能成为荣誉校友。”然后多总一脸释放的大笑,接着就默默把头弯到了肩膀以下。不过话说回来,多总的吹捧并非别人的为了抬高自己,我一直觉得多总是发自内心地热爱着这个学校,那里不仅有他的初恋、二恋、三恋,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在这个全国最美丽的校园里孕育着他日后的各种恋,所谓风花雪月,在水一方,他算是体会全了,身心也得到了极大的舒展。

故事到这里总会有转折,多总在硕士毕业后,莫名其妙地来到了南京,接着他开始了人生中最纸醉金迷,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阶段。对于这五年的时光,多总不愿意赘述,但终究无人能阻挡本小姐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广至人间八卦的功力,通过旁敲侧击,我大概知道了他这五年来的工作和生活轮廓:因为工作,他需要和各种光鲜艳丽的白富美嫩模女主播打交道,通过他的点金之笔和善于发现美的小眯眼,这些美人无一不平步青云,迅速上位。结果这些美女和娱乐新闻以及电视剧里描述得不无差异,她们成功了,却淡漠了幕后推手多总,于是多总只好一如既往地在角落里默默观察着人世间的美好与哀愁。除却工作,多总以前独有的眼界和沟通技巧俘获了大批装逼的“高端人士”,所谓独有技巧,就是在这些“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的高富帅和白富美面前大量兜售他在艺术系和哲学系学到的一些星辰般高远辽阔触不可及的知识,反正别人爱装逼,他正好填补了这些人迷幻百无聊赖的生活。当然,和这些人交往,不可避免地要沾染些在我们知识分子看来庸俗无比的习气:比如惟利是图啊,比如一天到晚就知道泡吧啊喝酒啊打牌啊,比如只把女人分为胸大和胸小两种,比如讲究各种连读音都发不准的奢侈品牌。我无法具体描绘出那样的聚会场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和什么白富美高富帅交往过,本身对于这些人也是警惕地盯防着,但通过多总不经意流露出的无奈,我还是能感觉到这些人群与多总多么的格格不入,因为他终归是有着知识分子的情怀的。

在多总瑰丽的经历中,我唯一艳羡的就是他从10岁左右就开始接触互联网的光荣事迹,这使得他在众多风轻云淡的文科男生中显得格外有现代气质。什么写代码啊,学C语言啊,盈利模式啊,流量啊,未来大数据啊,对于多总来说都已经无法承载起他独树一帜的互联网学术风格,也许是经过文科训练,好多理工男无法表达的技术词在多总的嘴巴里又焕发了生机,亲切地走向了我。我实在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多总足够潇洒,特别是在见识了很多眼高手低的男人之后。写到这里,我也由衷地感谢社会的进步,女性的进步,当大批手足无措的女人还在欣赏着官二代富二代时,我却将目光转向了,有着独立思考能力,有着灵活动手能力,有着普世人文情怀,虽然外表屌丝,但是内里洋气的多多小肥侠。我实则觉得这是我眼光独特,多年来好好学习的下场就是将目光这么一转。

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说一说多总的一些不足,比如他特别善于构建一个狗仔队包围的场景,在这样的场景里穿过,他要做到潇洒的一抹发飘过,拒绝为任何女性提供诸如拎包,提供衣服,嘘寒问暖等绅士的品行,在他看来,在众人面前这是很丢大男子身份的。虽然私下里他会对女生极其温柔体贴,从一个女生推及到众多的女生。另外一个不足就是,多总有着数不清的衣服和唯一一条裤子。这数不清的衣服得归功于他惊艳了当年惊艳了岁月的美女妈咪,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男生都有着极强的恋母自尊心,在他们的眼中好像世界上最美的人就是他们的妈咪,在多总的心里,他的妈咪就是辽宁第一美女,而第一美女的穿搭自然也是一流的,他那么多衣服都是亲爱的妈咪给他精心挑选的,于是在多总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时尚界最具广度的颜色,从黑白灰到红橙黄,多总无一例外地展示了他对于各种颜色的极强驾驭,说来也怪,若是穿到别人身上,你会觉得突兀的一米(南京土话,表示TOO MUCH),但在多总身上,再艳丽奇葩的颜色也被他强大的气场给盖过去了。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多总千年不换的同款棉麻灰裤,这是一条神奇的裤子,它在春天展示出新年的灵动,在夏天展示出炎热中的一抹清凉,在秋天配合着斑驳的落叶,在冬天和皑皑白雪融为一体。 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我第一次觉得写作是一件欢乐的事情,相比之前写各种矫情的

缅怀,或者辜负 | 多多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