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的部落格

在昏昏沉沉的凌晨两点,打开了这部电影。

本以为是部传统的黑帮电影,却在影片的开头部分就给了我一个惊喜。

精致的画面,细致到位的剪切,奇异的影像风格,以至于在影片开始的 几分钟里,我
一直误以为自己在看一部精心设计的贴片广告,关于奶茶或者威士忌酒的。

没想到通览全片之后还有额外的惊喜,导演在一个貌似合理的自然事件顺序时间里小
心的埋伏着自己的倒叙和插叙,比起流行的《撞车》和《通天塔》里的三段式结构,更
多了一些超现实主义色彩。

这是一部形式大于故事的电影,我喜欢的类型。没有广阔的叙事背景,没有沉厚的思
想,吴镇宇略带神经质的眼神和酷酷的对白还是能让我们找到一点导演佯装深沉的努力
。不过导演更努力的是在营造一种个性的影像风格,他让我在紧盯着画面构成元素10几
分钟后才意识到自己忘记了去看字幕,比起张艺谋式的“视觉高潮”,这样的方式更让
我着迷。

当然,也许这部电影的定位只能是个性,甚至算不上优秀,过度或者过多的形式感多
多少少冲淡了叙事本身的力量,类似片型比较,影片也没有给我第一次看《两杆大烟枪
》时的冲击。不过我还是很喜欢这部电影,至少比《疯狂的石头》这种投机之作要好的
多,至少他灵活的场面调度和剪辑可以被我当成教科书。

凭记忆随便写点片子里面印象比较深的东东:

一 纵深感的营造

荧幕是平面的,所以电影都在努力的去强调纵深。
1 影片里的人物行动几乎都是纵向的,面向镜头或者背向镜头。因此我们看到在这部
电影里过道,走廊作为人物的活动场所大量的出现,切割画面强调纵深的立体感。
2 影片前景的设计。影片大量的镜头里面在前景安置了道具,以此来突出画面的纵深
感。街道上的树,咖啡店里的桌角,等等。在阿高密室审讯三青年的段落里面,第一个
全景交待镜头中,就是以阿高作为画面的前景,而镜头的焦点是后面围桌而坐的三青年
,同时这还是一个广角镜头,因此离镜头最近的阿高虽然对焦不清,但是却以较大的比
例畸变同样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3 后景的调度。最典型的例子,影片开场段落,在两个小喽喽冲咖啡对话的大跳轴之
后,处于画面叙事主体的两个小喽喽的身体轮廓自然的把画面的中央切割成一个封闭区
域,在这个区域里处于镜头焦外的老板正在打开一个黑色箱子。这个镜头一方面强烈了
画面的纵深,另一方面也为影片下一个镜头切换到老板身上提供了视觉过度。在阿查和
阿高咖啡店对话的段落里面,徐若萱也类似的作为背景出现过,当阿查和阿高对话之后
背景的徐若萱进入画面主体开始和阿查对话,把观众的焦点有前景引向后景,在强调纵
深感的同时避免了过长的固定机位画面带来的视觉疲乏。

二 摄影机的运动
摇镜头。这个是现在很多导演喜欢用的手法,《伤城》里面的开场段落和梁朝伟的杀
人段落用了大量的平遥镜头来渲染气氛和转场。在这部电影里面也一样。比如吴镇宇密
室逼问三青年的段落,就用了摇镜头在渲染几个人沉默和静止时的凝重气氛,人物不动
摄影机动,避免画面的单调。还有几个特别的例子,有点困了,想不起来了。呵呵。
在警察发现三人尸体段落里面还有一个长镜头内利用机位的移动来转换景别和画面重
点地例子。

三 道具的运用和转场的新奇

最大的道具就是“利是包”装杀人名单了,不仅窜连了整个故事情节,还用于段落转
场。这部片子的段落转场也用了一种特殊的淡入淡出手法,既前一个画面的背景先淡出
主体最后淡出。还有阿高和阿查最后对话时后景垃圾堆里的电视机的运用,这个电视机
在阿高发言时突然变成前景,然后开始播放阿高发言内容的画面,新奇,够个性,大大
的增加了画面的趣味性。导演还有很多手法增加画面的趣味性,比如有些导演喜欢180度
倒转镜头,而这部电影里导演就用了90度旋转画面。再比如利用一推照片的罗列配上实
时声音代替实景来交待一个故事段落,比如篮球场上阿高和孩子们的正仰和正俯关系镜
头等等…..
影片两个印象最深的段落就是开场段落和地铁杀人段落。前者是一个典型的三人关系段
落。后者是利用地铁的监视摄像头的运动来确立叙事的节奏。

唉,困得不行了,有空再看一遍,好好总结。

最后说一下,刚才查到这个片子的导演是个外国人,唉,失望了一下,要是本土导演有
这种个性风格多好。

最后推荐大家都看一下这部电影,也许算不上经典,但绝对好玩。
艺术不就是好玩嘛——————这话不是我说的,嘿嘿。

《茶舞》(血门徒)——我的新时代影像教科书。 | 多多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