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的部落格

“群”“分”

2005/12/30 - - 3 条回复

昨天XS发信息过来说他们寝室的人说我说话声音小也听不清听不懂,我急于辩驳,便“编”出了如下的理由:
人,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他的社会性,可以“群”,而是什么使这样一个“群”相对稳定而有秩序,荀子说是“分”,我觉得很有道理。虽然社会上大多数人都道貌岸然的说什么“平等”,但其实“分”还是更根本的,无论是分工还是分阶级。此外,在人的交往中,有种“精神”之“分”也是值得注意的,这个“分”并不是非常明显的比如都喜欢摇滚乐的一群人或者都爱看电影的一群人,而是一种不知道因何种机缘形成的深层的精神的特质和倾向。所以我以为我所在的“分”的层次和XS所在的那个集团有一些本质的区别。比如说声音小,正如以前HYX无意中说起的,是一种“教养”的体现,也是我们所在的这个“分”的人群区别于XS那个层次的一个自然而然的微小现象。同样,我想XS他们也会经常抱怨GL的声音太大很闹很没有“教养”,而我们看他们就和他们看待XS是一样的状态。
我觉得这个“分”是内心最深层的,甚至带有某种神秘色彩,他也许和环境和教育有关,但是更多的还是一些说不清楚的机缘。他会给每个人的生活一些极大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处于不同的“分”的层次集团的人可能会在表面上看起来趋向于一个集团,但是其在本质上是完全有隔阂的。比如有两个人都喜欢摇滚乐,都在一个乐团里面,似乎有种共同的爱好和理想,但是这两个人却始终无法成为朋友,相反,一个嫉恶如仇的警察反而可能和十恶不赦的凶犯成为莫逆。这个理论也就可以解释我和XS的关系,为什么我和他那么久,没有什么问题,也很亲密,但是就是有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阻止我们更好的往来,而我却居然没用多少时间就接纳了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HYX。因此,我觉得在这个意义上,我和XS是在精神深处“分”层处于不同的集团,反之我和小绵羊,少少这类可能处于同一个集团。所以我可以源源不断的抱怨一些似乎很优秀的人非常的差,却反而对另外一些人只是说“嫉妒”却从不攻击,我觉得这应该是我在心里以某种不可知的直觉把这些人化在了不同的集团,然后努力维护自己集团的利益而去攻击别的集团。
当然,我相信不同的集团之间也是可以交流的,在边界上也会有一些交合,体现为一些使者的关系,一个集团内部也会有不同的层次分布。而且,一个人的所属集团也是会发生转变,但是这种转变的原因和形成集团的原因一样,使难以把握的,带有神秘性的。
所以我认为人和人的某种亲疏远近除了赤裸的利益之外,还有深层次的精神分层关系,但是这种分层次关系并非简单的阶级或爱好,而是带有某种神秘性的直觉,也是一个直觉的“利益”。

ps:
我窃认为向小贺这种层次的人在中国应该是大多数,她代表了打倒孔家店后中国的农民阶层和流氓无产阶级的某种精神气质。而现在的似乎和“礼崩乐坏”的战国时代类似:他们是以“坏礼”为潮流的那批人和她的盟友们:那些满篇仁义正统实际上头脑简单的无作为者,而我们是似乎看到了什么但是实际上却行动无力的破罐子破摔偶尔挣扎以下的落魄软弱之人。

———————
以上言论只是为了辩解而出,为了维护个人利益,纯粹搞笑而已。

  1. 说的挺悬河。
    不过评价只悬在了半空,只看到了人而未看到产生这类人的土壤,所以应该分析更深层次的原因,而不是只在这种深层原因的具象化人群上忽悠。
    可喜的看到考研复习还是有收获的。

  2. [quote=大象爱小荷]说的挺悬河。
    不过评价只悬在了半空,只看到了人而未看到产生这类人的土壤,所以应该分析更深层次的原因,而不是只在这种深层原因的具象化人群上忽悠。
    可喜的看到考研复习还是有收获的。[/quote]
    唉,要先提出现象,问题的解决来日方长。[redface]

  3. 看得我两眼发胀~~嘿嘿
    我还小,要多学习的

    多多啊,快新年了,要好好做人
    我今天准备奋战通宵~
    明年见~~

    明天去司门口
    然后,找一13岁的台湾小弟弟玩(奸笑)

“群”“分” | 多多的部落格